御笔挥墨

年少痴缠,必将败给时间。

【李黄李】当变成夜雨声烦的少天遇上隐居的李白

-ooc是一定有的ww
-对黄少迟来的生日祝福!李白哥哥私设超多,考究党误入!
-剑仙李×剑圣黄

最近王者荣耀大陆都在盛传一件事,有个新来的剑客自称剑圣,说是要挑战多年以前就不见踪影的剑仙李白,不分胜负就誓不罢休。

大多数人对这件事情嗤之以鼻,看这小孩的个子,还没出师吧就敢来挑战剑仙,虽然勇气可嘉但是明显不自量力。

躲在人群里的扁鹊倒是将这消息听了进去,想要回小木屋告诉李白。平时李白打架受了什么伤都来找自己,一来二去的也熟络了起来。扁鹊问了问身旁磕着瓜子的孙尚香。

“那小剑客叫什么啊?”
“听说叫什么夜雨声烦,特别奇怪的名儿。”

黄少天不爽地踢着草丛里的小石块。

几天前莫名其妙被交换到了这个叫王者荣耀的地方,顶着id夜雨声烦。刚来的时候黄少天对自己身上的装备很感兴趣地玩了会儿,然后猛地发现这个大陆周围全是些不认识的人。

没有职业联赛,没有网络电视,没有荣耀女神。

黄少天表示很生气却又找不到倾诉的对象,只好化悲愤为话唠对着水晶唠了半天,于是水晶就自爆了。

后来在茶馆里听说书人谈起多年前叱咤风云的剑仙李白,本来昏昏欲睡倒在桌子上的黄少天一下就来了兴致。

剑仙李白?先来跟剑圣我过过手再说!

金盆洗手?隐居山林?绝不再战?嘁那些都是不敢和本剑圣比试的借口!

黄少天拿着剑恨恨地戳了下敌城来刺探的小兵,一边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跟他说起话来。

“你说这满城都知道了我要挑战他,李白他怎么就不出现呢莫不是还看不上我剑圣大人吗真是的,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他好烦啊我想念我的荣耀女神...”

敌方小兵:“......”

最后一击将那小兵击倒在地,黄少天撇撇嘴擦干净了剑将它放回剑鞘,起身准备跃过他继续向山里走去,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从据说是李白的朋友庄周那里得知他在这座山里,可是走了这么久也没发现人,黄少天不禁对那句话的真实性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不会吧哥居然被坑了??我可是花了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金币给庄周买了一箱鲲粮才得到这个消息的啊,没天理没人性,要是我见到李白我一定要...”

“要怎样?”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青年男生的略带笑意调侃的声音,黄少天手里把玩着从刚刚那小兵手里收来的炮弹小糖豆顺口就接了下去,眼神深处却已经藏好了谨慎之意。

“一定要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地揍一顿让他知道剑圣大人的厉害!”

“揍一顿就够了?”

青年似乎丝毫没有被自己的话影响,话语间依旧是戏谑的音调却在说着挑衅的话。

黄少天脚步一顿,本是想转身趁那人不注意时将小糖豆喂给他,谁料一瞬间的止步后背便立刻传来被人贴上的温热感,他鼻翼间呼出的热气也毫无阻拦地打在自己后脑勺。

愣了一下,黄少天使劲甩了甩头从剑鞘中抽出剑来到处乱舞,耳尖升上一抹不自然的红色。

“我靠你谁啊属影子的吗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快离远点儿否则哥给你点颜色看看!”

“啊?我是你找了很久的人啊。”
“叫我李白哥哥吧。”

自称李白的青年听话地退后了一步,但也仅此一步。

黄少天一怔,打了个哈哈笑了下,缓缓向后退着步子一边想着这人看起来这么年轻怎么会是传闻里已经不惑之年的大叔李白。

直到脚下轻触到草丛边缘,黄少天这才将手中的小糖豆扔向步步紧逼的人,右手顺势抽出剑来在他躲闪时抵上他的胸口,冲他扬起一个挑衅的笑。

“敢不敢跟剑圣我打一场?”

李白丝毫不在乎胸口抵上的剑,又向前微微挪了步子,脸上挂着和刚刚一样温柔的笑,却没有要回答问题的打算。

黄少天等了半晌也只等来两人大眼对小眼的对视,终于爆发了,他猛的抬起剑柄划到李白的肩头,衣服便立即破开了一个大口子。

天知道他找了李白这几天有多想试试这把剑的威力。

“喂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怎么连个剑都不抽出来,我跟你说剑圣跟你打一架那是你的荣幸让你知道什么才叫使剑使得好。你再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别怪我不客气!”

早就迫不及待的黄少天这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一个错身想要越过人挑他个措手不及,却不料腹部被李白用手一挡整个身子就不受控制地软了下去。

黄少天:“???”

“我靠李白你耍阴的!!凭你这样的哪有资格当什么剑仙靠靠靠靠有本事咱俩正正经经地来次pk!”

黄少天很生气。

李白掏出从扁鹊那里讨来让人短时间内全身乏力的药瓶摇了摇,塞上木塞,视线转到想炸毛却没力气的黄少天上,声音清脆爽朗还夹杂着一丝笑意。

“那是因为我抓住了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说起来为什么会出来接这个小剑客的招也还是因为前几日扁鹊带回的消息,城里来了个叫夜雨声烦的剑客吼着要跟自己斗个胜负。

扁鹊想让自己帮他把那剑客弄回来当用药的实验品,觉得有趣又在山中整日闲得无聊,这才出山堵了那人。

李白看了眼即使瘫在了地上还在不停念叨什么的黄少天,不禁摸了摸下巴,感叹自己这趟真是来对了。

不过扁鹊的实验品恐怕就没着落咯。

抱得少天归的李白这样想到。

李白很多年前也曾年少轻狂,出师之后立下豪言壮语说要带着自己的剑闯荡中原,四处寻找与自己实力相当的人能和自己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谁料一次偶然竟打上了当地某个大官的儿子,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李白再怎么能打也敌不过手掌兵权的那人,这才放下言论金盆洗手绝不再战,躲到了山中扁鹊的小木屋里。

这些故事传到民众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不知是谁第一个动手将这故事从头至尾改得面目全非,李白彻底成了个勇斗恶官的大英雄。一传十十传百,关于李白的英雄事迹也就传开了。

李白听着觉得好笑,却也无心再去更改,整好满足了自己年少时希望成为英雄的愿望。

山中的日子不比城里热闹,一年四季能说话的除了扁鹊也只剩下了他身边那位似乎是从早睡到晚的庄周。就这么过了几年的时间,喝酒睡觉唠嗑,李白觉得都快把自己熬成老头了,扁鹊终于从城里带回这样一个消息。

剑圣?我倒也想来会会你。

后来的故事便顺理成章地发展了,李白让庄周放出消息说他是自己的朋友,告诉他这座山的位置,自己也做好了准备从扁鹊那儿顺来一瓶药水。

夜雨声烦和自己想象中那嚣张跋扈的模样有些不同,小小的个子穿带着一身繁琐的装备,剑放在腰侧最容易触及的地方,长得很清秀很耐看,虽然总是不停地说话,但在自己看来也不算太聒噪。

让人很能升起保护欲。

将黄少天放到床上后细细端详了他几分钟的李白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

李白起身拿起桌边的酒囊打开猛地灌了一口,眼神却不自觉往床上瞟去。被自己扛了一路走回来的黄少天衣襟有了些松动,露出大片颈部白白的肌肤,顺着深凹的颈窝一直向下隐约间甚至能看见他胸前的小粒...

打住,打住。

我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我只是想留个人来跟我pk。李白深吸了口气,直到喉管里全是酒气才罢休,在心里对自己说着这句话。

鬼使神差地朝他靠近了几步,李白更清楚地看到人精细的颈口和微张的嘴唇,暗骂了句再不行动就不是男人,半坐在床边俯身印上人的唇。

他饱满的唇意外地小巧,轻而易举地被自己含在嘴里轻轻啃咬,温润的触感就像第一次与他肌肤间的碰撞一般。伸出舌尖小心翼翼地探索着他嘴里的领地,在牙关处流连半晌才依依不舍地继续深入。

身下的人似乎被自己的动作惊醒,小声的哼了一句,李白卷起人软软的舌头用力吮吸了一下,这才起身满意地欣赏着他被自己弄得红肿的唇。

“嘶...你还敢偷亲我??知道你剑圣大大是谁吗我靠靠靠靠来床上咱们分个高下!”

黄少天下意识舔了舔刚被吻过的唇,心里忽然升起一些甜丝丝的感觉,嘴里却依旧不饶人的要pk。

李白:“床上pk?好啊。”

fin.

黄少天忽然邪魅的一笑,将李白扯过来丢在身下,丝毫不见中了药的后遗症。李白脸色一变,意识到自己可能贞洁不保连忙想要起身。

黄少天:“晚了李白哥哥,今天剑圣就要包你一晚上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大宝剑!”

第二天,正在兑药的扁鹊迎来了一个名为夜雨声烦的小剑客带着捂着腰的李白。

真.fin.

-私心黄少最后一秒攻回来!
-寿星生日快乐!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