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笔挥墨

年少痴缠,必将败给时间。

熬夜补习

随意一拉将澄黄的月光抵挡,夜色却透过轻柔的纯白色窗帘星星点点照进,不大的卧室里除了微亮的床头灯便宁静得不像话。

风拂起薄纱般的帘子,深秋的凉意蹿入迎面飒飒的风吹入眼中引得酸涩感趁虚而入。没有抬手揉眼睛只是微微偏头思量着亦或是愣神,呆毛随之歪道得更明显,直到被身后人的轻咳拉回思绪。

蓦然回头,略带歉意的朝人微微一笑却被人不甘示弱的狠狠回瞪。无奈直起身子暂时不管双腿交叠搭在工作台上的人,在书架前找寻片刻抽出一本必修科目辅导资料放在一旁。

又找了一本下学期的预习课本伸出修长的手指便准确落入自己手中。扶了扶没什么度数的平光眼镜,微微蹙眉发觉光线太暗对眼睛不好,顺手打开了卧室的主灯。

抽开椅子在人旁坐下,自己已经摊开书本取下笔冒,身旁的人却还没有什么动静。耳边传来轻微的响动,转头一看发现他正不情不愿地放下脚拖拉着椅子,脸上那就像快要英勇就义一般的神色逗得自己轻笑出声,连深夜的倦意也消失了一大半。

见人不满的神色下眼眸深处藏着的困乏有些不舍,但若不补习却又不能让人在下周的段考中顺利过关只得兀自柔和了眉眼,安抚着放低了声音揉揉他的头,呆毛也微微下压像是在心疼。


「一会儿我去帮你做夜宵。」

终是把人哄到书桌前松了口气,左手边的时钟依旧不停留记录着时间的流逝,还差半个小时到凌晨。再次转头看了眼已经开始做题的人,抬手卡住额头两边揉了揉太阳穴,想着缺少睡眠会减少人体内的维生素c,这对本就有夜盲症的那人来说可不是件好事儿。

低头浏览题目强迫自己沉淀焦灼的心情,不算流畅写完两道大题,时间已经悄然流逝了半个小时。蹙眉偏头,心心念念的人已经趴在桌上睡着。

也不知是安心还是担心的沉下了心中的石头,无奈摇头轻放椅子,将额前眉梢略湿的刘海拨弄到一边露出连自己都不知道有多温柔的眸子。

双手将人抱到自己床上捻好被子,起身抬眼浏览了几眼发现题目除了一些细节外基本正确才合上辅导书。

松懈了身子半趴在书桌前,目光凝视人安静的睡颜。

浅浅一笑连眉梢都是温和的笑意,轻道。



「晚安。」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