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笔挥墨

年少痴缠,必将败给时间。

修长的手指在浅蓝色格子衬衫领口上翻动,微微抬眼瞥了一下面前镜中看不出表情的自己扯扯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只看到自己的身影站在视线中了很久。

耳边布谷鸟的叫声打扰了如海平线一般长久宁静的思绪,诧异偏头,盥洗室上方开的一扇圆弧小窗挡不住早晨温柔和煦的阳光。没有完全打开的百叶窗将这温暖分割成了许多斜射的光线拖长了自己的影子。

影子是光沿直线传播受到被阻物体是的阴影。

回过头将视线移回几乎占满了正面墙的整装镜上,呆毛像是预测到什么似的随着晨风摆动。

愕然。
镜中的自己后退几步,先是腼腆一笑露出虎牙向自己微微鞠躬,却在下一秒猛地直起身手比作手枪指向自己,淡漠有疏离的神色简直太不同。人嘴唇微启虽是听不见说了什么看动作几乎是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敛了敛眉间愕然的神色,恢复柔和的笑容,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抬手揉了一下盯得太久酸涩的眼睛,再次瞥向镜子时就已经不见人影。

除了空空呈现在镜中自己的虚像。

倒是没太在意刚刚发生的事,鬼魂什么封建的可不是轻易能被打动到的。上前一步顺势将手覆在镜中人的脸上,脸上扬起学神有资格有的自信微笑。

『区区一个得经过反射才能被看见的虚像还敢公然挑衅?』

挑眉,放下手。走出盥洗室的的刹那表情已经回复了平静。

『跟你七哥这个发光源来比还嫩了点。』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