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笔挥墨

年少痴缠,必将败给时间。

一览无余安排简单的卧室里充斥着夜风吹入的凉,寂静的夜除了书架左上角放置的摇摆钟还在兢兢业业地计时声便没了其他。

一如自己不容许被打扰的性子。

凌晨翻身下床,只有一条紧贴在臀部的内裤帮忙挡住隐私,矫好的身形却能直接闯入眼帘。

咂嘴。

觉得有些口渴,打算下楼倒杯水拿上来。

略长的细碎刘海有些挡视线,却又顽劣固执地不去修剪,低头走楼梯时便得注意着脚下。

今天却是意外的不一样。

慵懒的将手搭放在扶手上,手心不知怎的微微出汗,黏滋滋的感觉令自己不适应的眯起了眼睛。

顺势抬手将刘海拨到一边,不经意间露出那双在夜里衬得更神秘幽寂的眼睛,就像只是目光略过却如惊鸿一瞥。




啧,果然。
『修剪刘海?』
老三出的什么骚包主意。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