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笔挥墨

年少痴缠,必将败给时间。

Six p.m.

沉默的吃完了狱/警送来的饭,如同嚼蜡一般索然无味,扯了纸巾糊了两把。

隔离间里一如既往的安静,除了自己的呼吸与心跳什么也听不见。明明是最喜欢也是唯一喜欢的晚饭时间因为不是那人而变得没了特殊意义。

侧身躺上床,半卧着身子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叠放于脑后。百无聊赖地伸出一只手掀了掀身上那件深蓝色的牛仔外套,指腹移上薄薄的衣衫,光滑的质感让自己不由得刚入/狱那天指尖触碰到人的腰肢。

啧啧,人间尤物。
轻舔虎牙,淡淡的甜腥就像你的味道。

喘息不定。

低低的声音却不停的在这特殊材质的房间里回荡。

一个翻身便坐起,发狠似的吼了句。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他妈污蔑了老子,看老子不楞死他!」

不过能在这里遇见你,倒也是一种缘分。

一定要抓住你。
啊,薄荷味儿的小狱/警。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