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笔挥墨

年少痴缠,必将败给时间。

段子

「希望大家在日后的工作中都怀着对学生会管理的热爱。行了,散会。」

讲完学生会最后一点工作部署,看着一群刚刚还正襟危坐的人顿时一哄而散,顿了顿,抬手揉揉眉心。

抿唇似是为了掩饰微微下垂的嘴角与眼底的一丝倦意。站起身顺着走出会议室的路将散乱在那人桌上的书收拾好,下次来也免不了被自己一顿数落。

拉开椅子坐下。椅脚拖在地板上发出的呲声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格外醒耳,坐下。

竟是望着人桌上的一摞书愣了神。

自己当初接下学生会主席这职务只是好奇那个蠢得要死文科经常不及格的美术生学长也能进学生会。

风吹进半开百叶窗掀起了纯白色的帘子,吹起了那人座位抽屉里的一堆纸屑。

也吹开了抽屉速写了一半的素描薄。

一页又一页,全是自己。

倦意已经消失,温暖都快溢上眉梢,想着下次再遇见可得好好奖励他一本文科辅导书。五哥哥听我开会还开小差,真是该罚。

指腹却摩挲着本子右上侧拿美工刀刻着的两个字静静柔和了神色弯了眉眼。

「五哥哥啊。」
我的。




听说学神情商都低?
我看着也是。

评论(1)

热度(4)